阿里云服务器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要闻 安徽热线 2024-03-24 506浏览

监控视频之外的“离婚冷静期杀妻案”:一场持续十余年的家暴

“我女儿到底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,能下得了这么狠的手?”庭审现场,被害人的母亲看到案发时的监控录像,在情绪崩溃中问出这句话。

2023年7月20日,广州市荔湾区翠园路沙洛工业园门口,赵某将妻子周女士约出,在街头持刀行凶,刺伤多名周女士家人,并捅刺周女士胸口数刀致其死亡。

日前,此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审理。法庭上,赵某一度全盘否认检方指控,称自己从未家暴过,更没有捅杀妻子,直到检方拿出现场监控视频,赵某才停止辩解,表示以视频为准。



图为案发现场

周女士的妹妹小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赵某对周女士的家暴持续已久,周女士曾多次提出过离婚的想法,但未能成功。直到2023年7月,赵某终于同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。

小周原以为,这会是姐姐新生活的开端,可姐姐周女士,倒在了离婚冷静期的第13天。

行凶者家人称其行为不算家暴

“都没有挠痒痒疼”

周女士遭遇了家暴,在周家、赵家甚至一些朋友那里,都不是秘密。

据小周回忆,2010年,姐姐第一次带赵某回家时,就曾经向家里人说过赵某会对她动手。当时家里人以为是普通的夫妻矛盾,没有引起足够重视,这让她十分后悔,“家里人不知道我姐是被这么虐待的。如果知道,我们不会一味听信我姐的,而不去干涉。”

周女士被虐待的许多细节,小周是从姐姐的闺蜜陈女士(化姓)处知晓的。2019年,周女士和陈女士合作开过半年店。那期间,陈女士发现对方身上经常带着伤痕,嘴角、膝盖也不时有浮肿,问了才知道,这都是赵某施暴留下的。

在陈女士回忆里,短短半年时间,闺蜜每个月都要挨打,有时候一个月就会有两三次,周女士曾跟她说过遭遇家暴时的情景。至于家暴的原因,都来源于琐事,比如做饭晚了、给娘家人钱,又或者不想同房……凶案发生以后,周女士的家人打电话给陈女士,陈女士的第一反应是“是不是又被赵某打了?”

小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只是知道姐姐遭遇了家暴,但从未想过会如此恶劣。在她印象里,以前几次闹离婚的时候,赵某认过错、道过歉,也保证过不再动手。

2023年7月,赵某同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进入离婚冷静期后,周女士曾经接到赵某姐姐打来的电话,对方劝她不要离婚。那时小周就在旁边,她质问对方知不知道赵某对周女士施暴的事,对方则表示赵某的行为算不上家暴,“都没有挠痒痒疼”。

2024年3月20日,该案审判前的庭前会议上,赵某家人再次提到这一点,除了称赵某的行为不算家暴外,还说自家对周女士“就像对宝贝一样”。

离婚冷静期中持续被骚扰

她倒在了丈夫的尖刀下

在小周的回忆里,从2010年第一次把赵某带回家,到2023年丧命于对方刀下,姐姐周女士曾经多次有过逃离这段婚姻的想法。

悲剧发生后,小周从姐姐周女士的包里找到了一份离婚协议,协议约定两个孩子归男方抚养,房子归长子所有;共同存款40万元暂由男方保管,于领取离婚证之日男方给付女方20万元;领取离婚证之前男方若有殴打、辱骂女方的行为,需赔偿女方精神损失费10万元。


小周从姐姐包里找到的离婚协议

周女士的银行卡流水则显示,在提交离婚申请前一天,她将30万元转到了赵某母亲的银行卡上。

小周称,姐姐周女士过去几次试图离婚,都在赵某或求饶、或威胁的阻拦下未能成功。据她了解,姐姐希望离婚的原因有很多,除了家暴,赵某还曾婚内出轨。2016年某出轨对象怀孕后,赵某还让周女士出面给钱“解决问题”。

案件审判过程中,周家曾要求检方就赵某的婚内过错收集相关证据。检方告诉他们,“案子本身很清晰,如果需要的话法官会去调查。”

小周回忆,这次离婚的导火索,是姐姐提出想把两个孩子从赵某老家接到广州过暑假,赵某坚决反对。争吵过后,二人前往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,签署离婚协议,被告知需要过30天离婚冷静期。

直到事发前,赵某不断对周女士进行骚扰、纠缠,并以其家人的安全相威胁,要求她见面。担心影响家人生活,周女士答应了对方的要求。

双方约好在街头见面,周女士随后倒在了赵某的尖刀下……

凶案发生前

民警曾在电话中口头警告过凶手

小周忘不掉2023年7月20日发生的一切。

那天下午,周女士和她又受到了赵某的骚扰,对方要求周女士“出来谈谈”,并威胁说如果拒绝见面,就要对周女士的哥哥动手。在小周出示的聊天记录里,赵某扬言自己已经交代好了“身后事”,“来吧报警抓我呀,我就想杀人。”

出于安全考虑,小周拨打了110报警电话,并于当日18时左右前往广州市天河区龙洞派出所,在该所待了近1个小时。

其间,赵某曾打电话给周女士,民警接过电话对赵某进行了口头警告,并叫他来派出所和周女士沟通。赵某则表示“不会来派出所”,民警遂让周女士在赵某上门骚扰,或做出危害她们人身安全的行为后立即报警。


周女士2023年7月20日的报警回执

离开派出所后,赵某的骚扰仍在持续。为了家人的安全,周女士决定按赵某说的见一面。周女士的哥哥、弟弟、表哥等亲属也在附近务工,小周跟他们说了周女士要和赵某见面,几人提出一同前往。

几个小时后,赵某骑着电动自行车出现在见面地点,掏出刀具先刺伤了周女士的几位亲人。随后,赵某持刀追赶周女士,在她胸口捅刺多次。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出具的司法鉴定结果显示,周女士的死因为被锐器作用造成心脏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。

阻拦赵某的过程中,周女士的哥哥右胸部、左前臂等多处被刺伤,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,至今其左手未能恢复正常劳动能力,另外几位亲属则同样留下不同程度的损伤。小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所有周家的亲属都已经达成一致,不接受赵某的道歉,不要他任何形式的经济赔偿。

被收押进看守所后,赵某曾寄出一封信,长达五页,后面三页都是自我批评和求情,其中多次提到“两个孩子”:“你们忍心看他们少年丧失双亲吗?”

在庭审上,他同样以两个孩子为由,请求法院从轻判决。

红星新闻记者 周炜皓

编辑 郭庄 责编 李彬彬

安徽热线

安徽热线10000+篇文章

站点 微博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安徽热线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返回列表

拓展阅读

阿里云服务器

Copyright 2003-2024 by 安徽热线 anh.sczixun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